您现在的位置: 圣地文苑
 
圣地文苑
 
【散文】 莲   子 那被伤痛包裹着的父爱
2014-07-23

那被伤痛包裹着的父爱

莲  子

很喜欢《父亲》这首歌,每每哼唱,心中便有热流翻滚。但我只是在唱,在感动着别人的父爱,因为我感觉不到我有值得这样歌唱的父亲。很久很久,父亲给我的记忆只有暴力、凶狠,总是见到我们就瞪起神经质的令人恐惧的眼睛,稍有差错,那张大手就会落到我们头上,他打起我们来毫不留情。

在我们老家,农村人称父亲叫“大大”。我从小就羡慕别的孩子骄傲而亲昵地说“我大大……”怎样怎样,他们可以经常在自己的“大大”怀里撒娇,而我和弟弟妹妹却从未感受过这个怀抱的温暖。我的父亲抽烟、酗酒,早上起床便是一茶碗,即使干喝也那么让他陶醉。我10岁时,他突发精神病,治好后愈加变本加厉,酒后的他更是让我们怕得要死却又无处可逃。而小伙伴们的嘲笑更让我们对他又怕又恨,他成了我心里的耻辱。每天早晨,只要他起床了,我们就别想睡个懒觉,总是梦中被他大声呵醒,迅速穿衣干活、上学,总之他不会让我们闲着。不上学时我割草、放羊,跟着大人,能干的活我都要干,干不好就要受他的狠打和责骂。他总是打我们的头,所以我一直以为今天我如此迟钝都是在小时候被他打的结果。记得有一次放学后去割草,天快黑了,胆小的我没割满筐就硬着头皮回家。暮色里,他正站在街头等我——并非因为天黑来接我,看着他的眼神我就知道。他从我手中夺过铲子,卸下铲头,用铲把敲我的头,痛得我泪如雨下却不敢哭出声。在我的心灵,他就是暴君。我常常近乎绝望的自问“老天爷,这就是我的亲生父亲吗!?”对我的学习,他管得很严也很无道理。只要发现我看课外书——那时也只有小人书之类了——他总会一把夺过去,并恶狠狠的责骂我,直到我痛哭流涕才罢休。他连我课外阅读的一丝乐趣也无情的剥夺掉了。他对我是如此,对弟弟妹妹更是如此。

这就是我的父亲!出于天性和本能,我并不怎么恨他,但也绝对不爱他。这炼狱般的生活让我和弟弟妹妹总想办法努力逃避。直到考上大学,然后成家,虽然已经为人妻为人母,但仍然常常在梦魇中被他骂醒,醒来后热泪不止,委曲难平。离家后的我也常常会想家,也常常回家探望他和母亲,孝敬他们。但我知道,我绝对不是想他,对他的孝心也只是尽子女一份义务,几乎谈不上亲情。充满我的记忆的只是他对我的无穷无尽的苛责、打骂和丝毫不顾及我自尊的伤害。

前几天,爱人推荐给我一本书,是洪战辉口述的《当苦难成为人生的必修课》,当我一口气读完,泪水早已湿襟。洪战辉的父亲也是精神失常,病情发作时竟然亲手摔死自己的亲生女儿,境况比我父亲还要严重。但是洪战辉无怨无悔的照顾自己的父亲和风雨飘摇的家庭。不幸激起的只是洪战辉人性的光辉和强烈的责任感,是对多桀命运不屈的奋斗和抗争。

从洪战辉的经历中,我突然明白,亲情其实是最朴素的,是没有任何功利的东西。父母给我生命,并养育了我,这已经需要我用一生来回报,而我却奢望拥有的更多。我陷入了深深的自责和反省:我想起小时候生病时,父亲用不算厚实的肩扛着我冒雨踩着泥泞去医院,我多想在他肩上多呆一会儿;想起他精神正常后也曾起早贪黑的干活,做小买卖,回家时总不忘兜里装一些便宜的小吃给我们;想起春节时他曾用赚来的少许的钱给我买过漂亮的围巾和衣服;想起他虽然打着骂着让我多干活,但是无论生活多么困难从未让我辍学;想起他不允许我阅读课外书的做法虽无道理,却也是一个没有文化修养的老农民对子女包含着希望的急迫的爱。

我想起我上高中住校周末回家后,他总想方设法割点肉改善生活,尽管他从不说什么,但我知道那是为了我;想起我考上大学后他的欣喜与骄傲;想起他虽然那么看不起又百般阻挠我和爱人的婚姻,却在最后也拿出100元钱给我们跑分配用;想起他如今对孙辈的慈爱与温柔;想起他那一次摘下帽子让儿孙们一起看他帽子里一直保存着的我中学时优异的成绩单。

我还想起几年前,花甲之年的他日渐衰老,虽有病痛却从未向谁提起,直到有一天检查出是胰腺癌,不得不住院手术。我想起他进手术室前那绝望而又留恋的眼神;想起他在手术后全身插满管子,衰弱、疼痛却始终不吭一声,即使翻身也双手抓着病床拼尽全力,为的是少麻烦别人;想起出院后,为了减轻子女的负担,他倔强的坚持不化疗。想着这一幕一幕,这么多点点滴滴的爱,突如泉涌,我的热泪盈眶。这日常生活蕴藏着的朴实无华的父爱,却被我在过去几十年中完全忽略了,充斥我自私的记忆的只有自己的委屈和伤痛,而父爱,在这样的时候经多年沉淀一朝喷发而出!

父爱无声,亲情无价。我那少年时就失去父亲的爱人曾对我说:你知道吗?亲爱的,当爸爸躺在病床上时,我曾想,即使有一个卧病在床的父亲,也是感觉幸福的。天啊,拥有如此幸福的我竟然很多年没有真正的去感受!我只在乎父亲给我的委屈和伤痛,却从未想过生活和病痛曾经给他怎样的打击和折磨。这浑厚的父爱就在我的日常生活里,只不过被伤痛和不科学的管教包裹住。当酸楚的记忆被一次次洗礼,当裹住父爱的那层层厚重的壳被剥离,我真正的感受到,在我几十年的生命历程中,父爱从未远离,我和我所羡慕的小伙伴一样,同样拥有这朴实的、亲切的父爱。我深知,自责和悔恨不是对父母亲情的回报,我所能做到的,是在他们健在的晚年,好好尽孝,好好做好我自己。

今天,我已经长大成熟,因为我知道,感恩,只有抱持一个感恩的心,生活才有希望,未来才有希望!

(注:《阳光》2007年第四期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