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圣地文苑
 
圣地文苑
 
【小说】 李   舍 再会
2014-08-14

再 会

李舍

和阿成相识时,我正读高一。校园里落英缤纷,枫叶正红。

阿成是从外地转过来的学生,我在一班,他在二班,可我们班的女生课余时间谈得最多的却是他。谈他的洋气,谈他的个性,谈他的忧郁,并欣赏地说,那种忧郁气质是郁达夫似的,魅力无穷。

我注意到他,是缘于一次校务会,他是二班班长,我是一班学习委员。那次是讨论学校要成立校刊的事,才知道被推选为校刊主编的他,上小学时就是报纸副刊的小写手了,从小热爱文学的我,不禁对他刮目相看。

转眼到了高三的冲刺备考阶段,我和阿成也从相识到相知,渐渐地,彼此有了些许的依恋。在一起时也谈起目标、梦想,和接下来要填的志愿。

我问他:阿成,你准备报考什么专业,报考哪所学校?

我想报考A大学的医学院。他说。

阿成的回答让我大跌眼镜,我没想到有着那么好文学天赋的他,会报考医学院。

当我疑惑地问他为什么不报自己喜欢的专业时,他沉默了好久,忧郁的脸阴沉着,仿佛能拧出水来。为了安慰他,我说,我也准备报考医学院,不过我是真的喜欢,从小就羡慕穿白大褂拿手术刀的医生,特别是女医生。

我这样说时,他的眼睛里掠过一丝惊喜,双手用力地抓住我的双肩,摇着我说,真的吗?那太好了,让我们一起努力吧!

为了这个约定,我们双双辞去了在校刊的职务,准备决战高三最后一个学期,我们相互鼓励,也互相竟争。

岁月匆匆而过,高中生活接近尾声,大考的日子渐渐逼近,我们按照约定填报了相同的志愿——A大学的医学院。我们像孩子似的,相互勾了勾手指,相互说了句,拚了,我们一定会一起上榜的。

会的,我们一定会在A大学的校园里相会。阿成开心地笑着,平时看不出来歪的嘴,一笑时倒歪得挺可爱。

终于等到放榜了,我和阿成相约去看榜,可是找来找去,榜上却只找到了我自己的名字。

我很难过,比我自己落榜都难过。我无助地看着阿成。

阿成却反过来安慰我说:没什么,这次没考上,只是证明我实力不够,我明年再考,你在校园等我吧!

对,对,阿成你的心态真好,明年新生入学时,我一定会在校园里迎接你的。

我又一次伸出了手指,再一次与阿成拉勾相约。

接下来的日子,我读我的大学,阿成回去复读。别后就很少有阿成的消息了,偶尔发个短信,他匆匆回复,好像很忙似的,总像在拚命苦读。

可是,再一次放榜时,我睁大眼睛找了N遍,依然没有看到阿成的名字。这次,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了。

我劝他说:算了,阿成,我看你干脆考中文系吧!保证一考就中。

阿成淡然一笑:没关系,我明年再考,明年考不中,还有后年,你不是在这所大学里上四年吗?在你毕业之前我一定考上。

我急了:唉呀!你这人脑子怎么一根筋嘛!为什么偏偏要考医学院,难道非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吗?考中文系有什么不好啊!即发挥了你的特长,又影响不了我们什么。

沉默,良久的沉默后,阿成哽咽着: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考医学院吗?十年前我妈得癌症死了,现在,现在我爸又……我恨这可恶的癌症,我不相信就制服不了这个病魔,我要上医学院,我一定要和它斗斗法,看它还能嚣张多久。

我无言,用力地握了握阿成的手。

他笑说:没关系,明年我再拚。

看着他转过身去时疲惫的步伐,我知道他已经没有了底气。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不敢太扰他,也不敢提考试的事,怕他有压力。联系时断时续,在将要考试时,听说他父亲不幸病逝的消息,心里暗暗为他捏了把汗,替他着急。

又是新生入学的季节,校园里依然看不到阿成的影子。

我寂寞地独自在校园里散步,想起人的命运,不免感慨起来。人生是多么的不可思议啊!上高中时,阿成的成绩明明比我优秀,可他偏偏又选择考医学院,且这么多年屡考屡败,屡败屡考却痴心不改。

这下,他可怎么办呢?

他明年还会不会再考呢?不会吧!阿成是聪明人,不会为了当初校园里的誓约,就不能确定人生的方向吧!

上课铃声,打断了我的胡思乱想。我捋了捋头发,走进了教室。

一身白衣的老师走进教室,开始讲课。

我大吃一惊,捂住了差点尖叫的嘴。

阿成,没错,是阿成,此刻,他竟然在医学院的教室里。

他果真坚守了承诺,我们终于在这所医学院里再会了。

阿成忧郁的脸上依然挂着那种让人不易察觉的微笑,嘴稍稍歪着,见到我好像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

今天我们上的是第一次人体解剖课,能来这里供大家解剖是死者生前的遗愿,请大家一定要认真对待这次解剖课。

老师握着手术刀走近躺在水槽里的阿成说:我们现在开始吧!

(发表于2008年第9期《短篇小说》原创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