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圣地文苑
 
圣地文苑
 
【散文】张   帆 母亲的眼泪
互联网 2016-03-18

两个多月前,我下楼梯不小心踩了空,第五根脚趾那“什么”骨竟然骨折了。片子和诊断书都在手上,看着不认识的那“什么”骨,再看看肿得像发面馒头一样的脚面,我忽然感觉,其实我对自己的身体一点也不熟悉。

打石膏,买双拐,回到家躺在床上心里才踏实点,打电话给母亲:“娘,我的脚摔骨折了,你来照顾我几天吧!”母亲听了吓一跳,第二天一大早就从老家赶过来。

终于可以从繁忙中解脱出来,能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了。于是,我每天赖在床上,除了看电视就是看书,唯独忙坏了母亲,整天想着法子给我做好吃的。一开始我还觉得被她这样疼爱很享受,可慢慢的,我心里越来越烦躁,时常发现她切了肉的菜板也不擦,还丢三落四,炒的菜不是咸就是淡,就常常挑她的刺,动不动还拌几句嘴。

转眼间春节假期快过完了,我的脚一天天好起来。我实在受不了窝在家里的无聊,就给母亲说准备去上班。母亲很高兴,说她也要回老家看看,开春了,家里的地也要赶紧包出去。那一天,母亲做了一桌子我爱吃的菜,可我却一点没食欲,不知道是因为看着她忙里忙外的手脚不利索,还是觉得她又要离开我,又或许是她对我越好,我却越是不安和生气。

“这个菜一点不好吃,这么冷的天,炒得半生不熟的。”才吃了第一口,我就指着那一盘油菜发牢骚。

母亲听了,赶紧夹了一筷子尝一口:“还行呀!是有点咸了好像。”

“是没熟好不好?给你说了,不爱吃,你别炒这么多菜,你就是不听。”听她避重就轻,我心里就来气。

“你再尝尝,我觉得熟了呀!”母亲又夹了一个油菜帮放进嘴里,还故意嚼的“咯吱咯吱”响。

“你,你觉得,你就会找理由,你就是不如原来做的饭好吃,你为什么就是做不出我小时候的味道呢?”我声音越来越大。

“小时候哪有这么多好吃的,再说我还是跟以前一样的做法,用你这个电磁炉也没有家里柴禾烧出来的好吃。”母亲好像有点委屈,却依然弱弱地坚持着。

“那我求求你,以后再做饭,就给我炖个萝卜、炖个白菜吃,行不行?”我不知道怎么就爆发了,用手敲着桌沿对着她大声咆哮着。

母亲突然间愣了一下,带着一种痛苦的表情看着我,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嗯嗯,知道了。”然后就不再说话,轻轻地挪到床边那个马扎旁,身子一点点蜷缩着坐下去。我看着心里又疼又气。于是,我宁愿闭上眼不去看,不去想。

时间好像在那一刻停住了,小屋里静的可怕,慢慢的耳边传来母亲重重的吸气声。我知道母亲哭了,还哭得很伤心,我睁开眼看见她右手掩着面,低着头,蜷缩在那一个小马扎上,泪水不停地从她手指缝隙里流出来,落在她的脚面上。瞬间我的心像有千万只蚂蚁撕咬着一般,很疼很疼,再也没有一丝怨和烦,只剩下无休无止的悔恨。

“你别哭了,我没有别的意思。”我觉得我太过分了。

母亲慢慢的抬起头,只是擦着泪:“儿呀!娘老了,眼睛有时候看不清,脑子有时候也记不住,可每天看着你这么呆在家里,哪里也不去,还常常发呆,我是担心呀!我是怕你憋出病来。每天在你跟前,我都觉得小心翼翼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做好,我也知道你心疼我,也知道你想好好照顾我,可我还能动,不想给你添麻烦……”

“娘,你别说了,你别说了,我都懂,我不是怪你,我也不是生你的气,我只是心里不好受,憋屈得慌,你别难过,这不是你的错,是我的原因……”我打断母亲的话,再也忍不住地哭出声来。那一晚,我们娘俩说了好多知心话,说起第一天我不敢独自去上学,父亲用鞋底打我的屁股;说起母亲因为我逃课跟着奶奶走亲戚,用白链条抽我的手心;说起我第一次做饭,炖的白菜一家人吃的那么温馨,母亲笑的很开心。

时至今日,母亲的话,母亲的眼泪一直记在我的心里,很多年没看见母亲那样哭过,想起来我的心还会很疼。母亲不在身边的日子,我时常恨我自己对她无端的发脾气,我恨我对生活的无能为力,更恨我自己不思进取的人生态度。也许在母亲的心中,早已经忘却了这些,早已经原谅了我,可我却一直耿耿于怀,很想对她说声对不起,因为我始终不能原谅我自己。(张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