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圣地文苑
 
圣地文苑
 
【安全生产月征文】 散文 悔
互联网 2016-06-22

又是一年安全生产月的到来,提起安全,我想起了自己亲身经历的一件事情,至今还心有余悸,追悔莫及。

去年夏天,我回农村老家看望奶奶。那天吃完早饭,我想到带着奶奶到镇里去赶集,顺便给老人买些东西。家里没有其他的交通工具,就一辆电动三轮车还可以用用。虽然农村的交通条件不是太好,路面坑坑洼洼,但是想到自己工作的时候也经常骑电动三轮车,就觉得用三轮车带着奶奶应该没什么问题。

奶奶坐上三轮车,我们便出发了。开始骑车的时候,感觉三轮车车把有点沉,车子靠路右边行驶时,三轮车总是不由自主地往路中间跑偏,当时自己也没在意,以为奶奶家的三轮车本来就这样。出门大约100多米,前方有位头发花白的老大爷骑着摩托车迎面驶来,与我擦肩而过的一瞬间,我感觉自己的三轮车尾似乎蹭到了什么东西,回头看时,摩托车载着老大爷忽地冲进了路边的沟渠里。我的心一下慌了,看着老大爷艰难地站起来,周围的邻居七手八脚地帮老大爷把摩托车拉上来,而他右手汩汩地流着鲜血,一滴一滴落在地上,让我整个人都吓傻了。我和奶奶赶紧下车,下车时,我瞥了一眼三轮车,其中后轮的一个轮胎瘪瘪的,没有一点儿气儿。奶奶掏出卫生纸,走到那位老大爷跟前说:“赶紧到前面医务室包扎一下吧。”然后一边走一边说:“这是我那大孙女,在外地上班,虽然都在一个村儿,但她平时不经常回来,你可能也不认识。”

到了医务室,医生看了看说:“这没法包扎,你们还是赶紧去县医院吧!”这时,包扎老大爷手指的卫生纸又被鲜血浸透了,给他更换卫生纸的时候,我才看到他右手小拇指上裂开了一道三四公分的大口子。我硬着头皮,向村里一位有车的陌生村民说明了原因,他们很好心地愿意带着我们去县医院。半个小时后,县医院的外科大夫让我们先拍个片子,看看有没有骨折的情况。骨折?还有可能会骨折?在等待X光片结果出来的那段时间,我内心慌乱、恐惧、纠结,追悔莫及,默默等待着时间的煎熬。二三十分钟后,结果出来了,手指没有骨折!谢天谢地!

我们走进手术室,医生对老大爷说:“你弯曲一下自己的右手小拇指,我看肌腱有没有问题。”医生的一句话,又把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老大爷试着弯曲了几下,医生说:“大爷,肌腱也没有问题,这样咱们把伤口缝上就行了,没大事儿。”然后,他拿了一个绿色的瓶子,对老人说:“我给你清洗一下伤口,可能有点疼,你老人家忍着点。”说着,他就把瓶中的液体浇在老人的手指上,液体流过伤口,伤口迅速外翻并冒起白色的泡沫,老大爷忍不住地喊叫起来,右脚使劲儿的跺着地板。我的心也随着老人的呻吟声紧紧地揪着,懊悔一点点蚕食着、吞噬着我的心。

大约冲洗了三四次,他们在老人右手小拇指的最外侧和无名指与小拇指的根部打了两针麻药,开始给老人的手指做缝合手术。他们现将事故中搓烂的、没有生长能力的组织用手术剪一点一点地剪掉,为了便于缝合,他们用手术剪、手术钳、手术针等医疗器械撕扯着、修剪着、缝合着不太齐整的伤口,我在旁边看着那血淋淋的伤口,一会被扯开,一会又合上,几乎要昏厥过去。一个三四公分的口子,整整缝合了近半个小时,缝了二十多针!

虽然这件事儿过去了快一年,但每当想起老大爷鲜血直流的手指和他在手术室里的惨叫,我都会感到无比懊悔。如果我当时出发前能检查一下三轮车的安全状况,或者在骑车时发现有问题就提高警惕,采取合理的处理措施,都不至于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件事情深深地藏在我的记忆中,时刻提醒着我,勿忘安全。(鄂尔多斯能化荣信化工 黄春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