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圣地文苑
 
圣地文苑
 
【安全生产月征文】 小说 二王
互联网 2016-06-23

当你看到这题目也许会想,这是什么,不是东北的那俩逃犯吧?还真不是,这是我们矿两个司机的姓氏,这两人还是师徒两个呢。

小王部队转业,到矿报到,领导一看汽车兵啊,去车队吧!队长一看,跟老王吧,这就光荣、幸运的成为老王的徒弟了。老王已经四十多了,开车、办事很倔强,像山石中扭转出来的一棵松树,由于颈部有点损伤,大家都叫他“歪脖松”。可是自从小王来了,那称谓就是“大王”、“二王”了,车队戏称“二王”。

小王到车队,也是谨慎有加,跟着师傅开班车,一人一辆,接送上、下班的职工。工人师傅都逗小王,“小王啊,你师父开车和乌龟似的,你在后面就是蜗牛了”小王总是摸着头皮笑笑,小王也不明白在这宽阔的马路上,车流量那么少,师傅为什么还学乌龟呢,这么慢吞吞的。有一次,小王忍不住问师傅,老王瞪着眼睛训斥道:“跟着我开,别废话”。小王也就怯怯退去了。直到那天,在哥们胡“狸”的激将下,纵情一跃,开车超过了师傅,才觉得世界原来这么美好,速度是这么的激情,车是这么的灵动,师傅是那么的顽固。

自从那次超越师傅之后,师傅训戒他几次,但是小王心里就知道师傅那是嫉妒他车技了,总感觉以后真的把老王拍在沙滩上了。每每开车,开车还是在“不经意间”就超了师傅,然后超老李,再超老赵,那就一个“爽”。在小王眼里开车那就是“F1”锦标赛,自己就是冠军,那个美,比六月吃了冰激淋还幸福。车辆入队的时候,大家都打趣老王:“老王,你就趴在沙滩上了”,老王总是报以两个白水煮鸡蛋。

自从小王开车快,能提前到家十几分钟,工友都喜欢坐他的车,每次都是小王开的车,高朋满座,其他车辆都是门前冷落车马稀。也这样,工友们都鼓励小王,加快速度,让他们吃烟尘去吧,小王更兴奋了,天上飘来五个字“那都不是事”,于是乎,小王不断刷新自己的行车记录。

春天的小雨总是蒙蒙又蒙蒙,车队在小王的一马当先下,开出了矿区,望着田野绿油油的田野,小王也哼唱起“在希望的田野上……”,那感觉神了。后视镜中车辆越来越渺小,小王唱的更加悠然自得了。突然一辆三轮车从路旁的树林里骑了出来,小王急转方向,汽车严重偏斜,像是喝醉酒的人,找不到平衡感,一车酣睡的人突然惊醒,姥姥、妈妈的乱叫。三轮车在汽车的干扰下,也紧急转向,恻然翻倒,一个老汉重重的摔倒路边。小王急刹停住车,满脑袋就是星星,腿不停的颤抖,目光痴痴的盯着前方。“开这么快投胎啊”胡“狸”骂道,“下车看看人吧”。

如梦初醒的小王立即跳下车,风一般奔向骑车的老汉。老人躺在路边“哎呦”着,小王在雨中不知所措。这时候老王的车赶到了,靠边停稳车,跳将下来,微微搀起老人,问道:“老人家哪里疼啊?”老人指指三轮车“它疼,我没感觉多疼,我就是打个滚,可是我的三轮车没有车灯了”。得知老汉身体上没有太大的伤害,老王再也忍不住了,如火山爆发,用手套抽打着小王的屁股,“让你小子开快车,你不能吗,你差翅膀飞啊”,车上工友赶忙下车,拉开师徒二人。

三轮车的老汉傻了眼,指着小王问“你儿子?”。老王摸了一把脸上的汗水回答:“啊,不孝儿子”。“哦哦哦,不太像啊”老汉疑惑的说,然后一本正经的对小王说:“你可得跟你爸爸学学,开车别像开飞机”,在场的工友哄堂大笑,小王的脸红的那就是秋天的柿子。

赔付了老汉三轮车损坏钱,再次确认老汉没有任何伤处,留了电话号码。老王头也不回的上车,发动、开车。小王也谨慎的坐到自己的车上,乖乖的跟着老王车屁股后面,按照行车规范,认真的跟着师傅行驶。

从此之后,没有了什么“F1”赛车手,没有了“趴在沙滩上”的笑话,只有了遵章行驶的模范师徒,不过大家伙更喜欢叫他们“行车模范父子”,老王和小王听了,总是甜甜的笑了。(昊盛煤业有限公司安全监察部 李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