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闻时讯>煤炭产业
     新闻聚焦
     煤炭产业
     东华集团
     事业发展
     煤化工
     电铝产业
     贵州能化
     未来能源
     榆林能化
     中银地产
     东华建设
     东华重工
     驻外机构
新闻时讯
 
【百姓故事】“奇人”雷广才:耄耋老人照顾痴呆儿子半世纪
互联网 2014-07-23

夏日晚上,在济三矿岗山苑职工家属区南广场,有一位年近九十的老人,几乎每天都坐在石阶上乘凉。认识他的人,都对这位老人竖起大拇指,在人们的眼里,这位老人是一位平凡的“奇人”:第一奇,耄耋老人,身体康健;第二奇,照顾痴呆儿子45年。

这位被称为“奇人”的老人,就是济三矿八十九岁的退休工人雷广才。

第一奇,年近九十岁,从没受过伤,没得过病,没吃过一片药,没打过一次针

1925年,雷广才出生在滕州市东部的农村,小时候家里很苦很穷,没有上过一天学。1958年,时年29岁的他到煤矿建井处当了工人,干了五年的掘进后,1962年调到器材仓库干勤杂工,直到1983年退休。在25年的平凡工作历程中,雷广才的工作深受赞誉。原仓库主任赵传银说:“雷师傅工作很细心,很认真,尽职尽责完成各项工作任务。仓库勤杂工整天和铁件打交道,不是抬就是架,不是搬就是运,可他从来没受过擦皮伤。后来担任工具保管,他早上班晚下班,把仓库拾掇得很干净,工具存放整齐,摆设井井有序,出入账目清楚,做到一件不少,一件不坏,受到大伙儿的好评。”

雷广才退休后,没有什么体育爱好,也没有娱乐兴趣,除了每天早晚出去走上几里路,再就是无论春夏秋冬每晚都坚持用温水擦洗身子。他既没有天天鸡鱼肉蛋的良好饮食,也没用过各类养生保健品,矿上组织离退职工查体,血脂、血压、血糖各项指标一项不超,特别是近三年,矿上安排查体,他也不到医院查。他自己说,从出生到现在,他没患过什么病,没有吃过一片药,没有打过一次针,医院的门朝哪都不知道。有时候身体不舒服,喝上几杯开水,不几天就扛过去了。实行医疗保险后,他的医疗卡一次也没用,医疗金一分也没动,个人账户上存了多少钱他都不清楚。

第二奇,伺候痴呆儿子四十五年,从来没烦恼,为伺候儿子不疗养、不旅游

1969年,雷广才的妻子患上了“痉挛”病,发作时,全身肌肉收缩,哆嗦成一团。这年,妻子怀孕期间,因吃药反应,七个月就生下了脑瘫儿子,儿子降生几个月后,不会啼哭,不会吃奶,两眼直呆。亲戚朋友都劝他们将孩子放弃,不给他喂奶,饿死算了,这样做也犯不了法,也引不起别人的议论。可妻子说:“儿子是娘身上掉下的肉,舍不得。”老雷也说:“孩子生下来就是一条生命,自己的骨肉,如果放弃,天理难容。”

孩子是存活下来了,但日子一熬就是45年。在这漫长的岁月里,儿子不会说话、不知道喝水、不知道吃饭、不知道穿衣服、也不知道拉屎尿尿,完全靠人伺候。儿子小的时候,还好由夫妻俩共同照顾。1986年妻子去世了,重担就全靠他一人扛。

特别是近几年,年近九十岁的雷广才本应当是别人伺候的老人,却仍然坚持不懈的当着“老保姆”。早上起来,他给儿子穿衣服、鞋袜,从床上拖到轮椅上,再给他洗脸、刷牙、喂饭。中午,他上街买粮买菜时,就给他个小玩具,一玩就是大半天。别看是傻子,中午还得给点好吃的,一口东西不给,傻儿子就过不去。儿子头发、胡子长了,他就用剪子一刀一刀剪。晚上,再把“早晨的程序”重复一遍,让他睡觉,儿子休息了,他再去处理粪便,打扫卫生,洗晾衣服。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单独照顾痴呆儿子的28年里,他放弃了矿上历次组织的疗养。在他的护理下,痴呆儿子45年里也是疾病全无。

除了痴呆儿子外,雷广才还有两个儿子三个女儿。大儿子在南屯矿因工牺牲,健在的儿女们,有的在北宿,有的在铁运处,大都不在身边。按雷广才的话说:“孩子们都有工作,都得上班,都有子女,都有自己的家,虽然都想帮我做点事情,可都没时间啊!”前几年有人劝他找个老伴,可他考虑,找了老伴,痴呆的儿子怎么办?

近几年,也有人劝他找个保姆,也有人上门求职,他回绝说:“我虽然年龄大了,但我耳不聋,眼不花,手能拿,腿能走,能做家务,还能伺候傻儿子,我们爷俩要相依为命,继续一起生活下去,我活着是儿子的福分,儿子活着是我的精神支柱。”(郭庆举 江记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