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闻时讯>煤炭产业
     新闻聚焦
     煤炭产业
     东华公司
     事业发展
     煤化工
     电铝产业
     贵州能化
     未来能源
     榆林能化
     中垠地产
     东华建设
     东华重工
     驻外机构
煤炭产业
 
春风送暖到边关 ——鲍店矿“暖心服务”组织为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临潭县冶力关镇助学侧记
互联网 2016-03-23

 

阳春三月,山东省已是春风和暖,百花绽开,甘肃省却还是春寒料峭、雪花飘飘。3月12日一大早,从北京到甘肃挂职的中国作家协会外联部亚非处副处长陈涛,先是在微信朋友圈发了几张附有几句感慨的雪景照,随后又发了一封题为“恳请大家助学冶力关的村小学与幼儿园!”的求助帖。

求助帖上写到:“在我从北京来到冶力关任职锻炼的半年多时间里,我陆续走遍了所有的学校,并在此期间,为池沟村小学充实完善了图书阅览室,当听到小学生们踊跃借阅图书的事情时我觉得很欣慰。但这仅仅是一点点的努力,需要做的事情还很多,关乎乡村教师、贫困学生、留守儿童等等,每每想起便杂感丛生,心绪难宁。乡村教育的重要性毋庸赘言,往大里说,‘乡村教育是立国之大本’,‘求木之长,必固其根;欲流之远,必浚其源。’往小而言,村民之贫与愚,乡村教育可富之、可智之。不懂农村,难以了解中国,不注重乡村教育,难以发展农村。”;“幼儿园缺乏玩具与图书,轮胎是他们为数不多的玩具,当我以悲伤的眼光看着他们不知悲伤为何物地奔跑喜笑,这又是一种怎样的悲伤。”这些话瞬间击中了看帖人心底那份柔软,迅速点赞,并随即跟了几句感性的语言。因为之前也曾把兖矿集团及鲍店矿有关暖心行动的报道发到微友圈,引来众多点赞的同时,也引来了试探着求助的问询。由于煤企自身还在经济寒冬里博弈挣扎,按说并没有能力做社会上的外援,可事关百年大计之教育,事关一大批孩子的未来和他们看社会的心态,又怎么能够无动于衷。

求助帖被层层转给了相关领导,矿党政领导看到帖子上那些真诚的文字,看到图片上那被高原冷风与烈日吹得红红的脸蛋;看到那一张张破旧的课桌,那一双双装满求知渴望的眼睛……迅速做出了决定:从我们的爱心捐助物资里,抽一部分最好的,寄给这些远在边关的孩子们,无论力量大小,无论能帮助多少孩子,能解决多少困难,我们都期待着在将来的某一天,这些孩子们的学业、才能和品德都能健康向上,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为了让爱借助春风早一点到达边关,3月21日下午刚上班,身着红衫的志愿者就匆匆赶到矿暖心服务中心,在“爱心超市”里开始了忙活。只见他们把衣物书籍按1-5岁、5-10岁、10-15岁等不同年龄段分拣好,装箱打包,2个小时后,500余件衣物、300多本书籍被装进了10个贴有鲍店矿暖心服务LOGO的箱子,被胶带捆得结结实实,正准备装车运往邮局时,又有后勤服务中心文体队的爱心人士,委托前来服务的志愿者(同事)提着一床新被子前来捐助,捐助者本人身患重病,需长期吃药,也是矿上的帮扶对象,但她没忘尽力助人。一看被子簇新,有人提议不妨把超市里别人捐的一床缎被一起打包,甘肃的孩子们需要帮助,大人们肯定也需要,于是10箱爱心物资又外加了一个装了两床被子的大包。

当志愿者们从二楼把东西搬运到面包车上,运到邮局时,已是下午4点半,正赶上邮局内部结账时间,负责办理托运的工作人员分身乏术,志愿者只有等待。在等待的过程中,邮局附近一个店里的老板看到贴有爱心标志的箱子,过去询问往哪寄的?当志愿者说明原委,老板后悔早不知道,他仓库里还积压着一批书包和铅笔盒,如果一并寄给这些孩子们,该有多好。可一看时间,又来不及整理,就打听暖心基地在哪里,怎么捐,最后遗憾地摇摇头说,过几天先捐到暖心基地等待着结缘吧。志愿者们为这爱心标志和自身这有爱的行为,吸引过来的爱心而感到骄傲,便笑着安慰他,爱没有早晚,啥时候捐都好。

是的,大爱无疆,爱没有早晚,没有大小,爱心也无法设定边界,结一份缘,让爱蔓延,在帮助别人的时候,我们收获的也是爱心满满,更何况我们帮助的也许是将来支撑祖国发展建设的人才。有了这份信念和助人的幸福感,等待不再漫长,时间过得太快,等业务员正儿八经坐下办理发往甘肃的这批物资时,时间已接近5点。接下来的程序之复杂,手续之繁索,志愿者们之前都没有预见。按邮政系统的工作要求,为了安全起见,工作人员必须得把包装好的箱子重新拆开,衣物书藉全部一件件一本本掏出来,在监控摄像头下一一检查,再重新封箱,且一点不能糊弄,不能马虎;接下来还要手写寄件单、用碳素笔把每件包裹上全部写上寄、收件人的地址等,10多个单子,得如此反复好几遍,如果指望一个工作人员,肯定会把时间拖得更长。此刻已经到了下班接孩子放学的时间,留下来的3个志愿者分头行动,有写纸单的,有用碳素笔往箱子上写的,还有帮着业务员拆箱装箱又重新打包的,大家忙得不亦乐乎,等全部称完重量,业务员再在电脑上一单单输完核对完,付完邮资,已是晚上6点多,早已过了下班时间。

忙活了整整一下午的时间,大家连口水都没顾上喝,却没有一个人抱怨,匆匆往家赶时,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颜,虽感身体疲惫不堪,心里却很温暖。想着几天后,那些远在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临潭县冶力关镇的学生们,就能收到兖矿集团鲍店矿寄去的衣物和书籍,心里有着说不出的自豪感。如果能有一个孩子因为这次捐助事件,或者因为读了捐助的一本书,种下理想和信念,从而放飞希望,勇敢地去追逐梦想,将来有一天能改变命运,走出大山,走出自己的一片天,我们今天的行为就意义非凡。(李 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