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闻时讯>媒体看兖矿
     新闻聚焦
     煤炭产业
     东华公司
     事业发展
     煤化工
     电铝产业
     贵州能化
     未来能源
     榆林能化
     中垠地产
     东华建设
     东华重工
     驻外机构
媒体看兖矿
 
【中国煤炭报】“援非是我人生中最宝贵的财富”
2016-11-30

2013年2月,兖矿集团总医院医生郑鹏接受了参加我国援坦桑尼亚医疗队的光荣使命。那里虽自然风光秀美,但疟疾、伤寒等传染病司空见惯,随处可见荷枪实弹的警察和沿街乞讨的乞丐。面对各种困难和危险,郑鹏没有退却。2年多的时间里,他一次次圆满完成医疗保健或出诊任务,用精湛的技艺赢得了患者的称赞和各国同行的认可。

●本报记者 吴玉华

郑鹏总是那么匆忙。

2015年9月从坦桑尼亚回来后,他就立即投入到兖矿集团总医院心脏中心重症监护室的筹建工作中。诊室的谋划、人才的招聘、会见专家,作为心脏病专家,每周四他还要坐诊一天。

40岁的郑鹏温文尔雅,说话轻声细语。谈到赴坦桑尼亚的经历,他感慨地说:“援非是我人生中最宝贵的一笔财富!”

郑鹏有份令人羡慕的工作,有个幸福的家庭。

1999年,郑鹏从华北煤炭医学院毕业后,就扎根在了兖矿集团总医院。2009年,他开始到上海中山医院进修2年。他的妻子是他同一家医院的护士,2005年,他们的儿子出生。在外人眼里,郑鹏温柔敦厚,值得信任;在家人眼里,他孝顺顾家,值得依赖;在同事眼里,他业务精湛,好学低调,领导安排他什么任务,他都能圆满完成。

2013年2月,郑鹏接受了参加我国第23批援坦桑尼亚医疗队的光荣使命。坦桑尼亚是一个自然风景非常美丽的国家,有着秀丽的桑给巴尔岛、迷人的米库米草原和雄伟的乞力马扎罗山,同时,它也是联合国公布的世界最不发达的10个国家和地区之一。在那里,疾病肆虐,每6分钟就有1名儿童死于疟疾;加之贫困,持枪抢劫致人死伤案件时有发生。

郑鹏虽然事先从资料上了解到了这些情况,却没有因此而放弃这次援非的机会,也做好了思想准备,可到了驻地时,他还是吃了一惊。

“那是一座老房子,到处漏雨,满墙蜘蛛网,厨房地上全是厚厚的油污。”郑鹏回忆说。他去的是坦桑尼亚最大的城市达累斯萨拉姆,其地位相当于中国的上海市。“这些咱能克服,毕竟是非洲嘛,再说咱也不是来享福的。”

日常生活中的窘迫司空见惯:水电不能保障,停水有时长达一个半月;蛇鼠蚊虫泛滥,晚上,在房屋顶棚上打架的老鼠会突然掉到床上;随处可以见到的荷枪实弹的警察和沿街乞讨的乞丐,让人心里恐惧不安。

但郑鹏知道,越是这样贫穷落后的地方,越需要他们的援助,越是艰难困苦的环境,越能磨炼他的意志,语言不通,可以学习,生活习俗不同,可以改变。

在当地政府和中国驻坦桑尼亚使馆同志的帮助下,郑鹏和同去的伙伴们渐渐习惯了当地的工作和生活。

他们开荒种地,修屋引水,相扶相帮,用智慧、乐观与艰苦的环境“博弈”,目标只有一个,很明确也很坚定:为坦桑尼亚人民送去健康和平安。

郑鹏的主要工作地点在莫西比利国家医院(Muhimbili National Hospital)心脏中心监护室。这家医院是坦桑尼亚最大的医院,来自美国、德国、以色列、日本等医疗水平先进国家的医生都在这里工作。郑鹏把莫西比利医院当作磨砺医术、与各国同行切磋交流的“根据地”,一方面利用晚上时间刻苦学习当地语言,一方面运用自己在医学领域积淀十几年的技术看病行医。

在2年多的援非时间里,郑鹏共诊治患者1000余人次。郑鹏说,在门诊接诊时,有的患者看完病会伸出大拇指向他致意,口里热情地说着“奇拿,奇拿”,意思是“点赞中国人”,“那时候,就是我最有成就感的时候”。

尽管风景优美,但坦桑尼亚各种疾病肆虐,国内罕见的疟疾、伤寒等传染病在那里是司空见惯。面对这些疾病以及缺乏有效防护措施的医院,每一次诊治,援非大夫都会冒着被感染的风险。

在援建坦桑尼亚的时候,郑鹏自己也患过疟疾等疾病。

援非的不仅有郑鹏他们,还有中国的好些企业。2014年,西非爆发埃博拉疫情,与坦桑尼亚接壤的肯尼亚发现2起病例,引起坦桑尼亚华人极大恐慌。

针对这种情况,郑鹏密切关注疫情发展,主动给当地华人传授埃博拉、疟疾、登革热的防治知识,帮助大家了解疾病、加强预防。

2014年上半年,达累斯萨拉姆爆发了登革热疫情,造成全市近4万人患病、20人死亡。郑鹏在正常工作之余,冒着被传染患病的风险坚持奋斗在抗击登革热的最前沿,共诊治登革热病人60余人次。

一位从江苏到坦桑尼亚旅游的19岁小伙,到达第二天就患上了登革热,病发突然,血小板降低,危及生命。

在使馆号召下,郑鹏连夜组织在坦华人集体献血,最终使这名患者成功地挺过危险期,痊愈回国。

那次特殊的经历让郑鹏感受到海外华人的不易和同舟共济的爱国情怀。“这是在国内做医生体会不到的。”他说。

2014年10月,在郑鹏协助下,坦桑尼亚进行了首例起搏器植入和冠状动脉造影术,填补了坦桑尼亚这两项技术的空白。之后,他共完成起搏器植入8例,冠状动脉介入术70余例,并对介入医生进行培训。郑鹏精湛的医术不仅受到坦方医生的认可,还受到美国、印度等国家心脏介入专家的肯定,他们多次发出“Great job”的评价。郑鹏成为那里最受欢迎的中国医生之一。

在坦期间,郑鹏坚持每周去使馆、经济商务代表处医疗巡诊一次,经常义务给使馆及在坦中资机构、华人华侨举行防治相关疾病的讲座,并圆满完成使馆交给的多位领导访坦时的医疗保健任务,受到领导及使馆员工的一致好评。

“作为医生,最美的光环是患者康复后幸福的目光。”郑鹏说。

椰影旖旎海天远,印度洋边医术展。

莫道队员万里外,中坦友谊永久远。

千山万水倍思亲,海风轻抚心起澜。

待到他日凯旋时,把酒言欢至醉眠。

2015年12月,郑鹏写下这首《十二月十六日有感》。因为与当地人语言不通,生活习惯迥异,郑鹏的生活圈子有限。远在他乡,时间越久,对家人的思念就越是强烈,尤其是在家人遇到事时。

到达坦桑半年左右时,老父亲生病住院,儿子同时生病发高烧,让万里之外的他心急如焚。网络不好、国际电话费用昂贵,无法与国内联络,对亲人的思念和牵挂使他感到彻骨的孤独。

“使馆领导多次来援非医疗队视察看望,山东省领导和国家卫计委领导也专程来过我们的驻地,使我们感到非常温暖。”郑鹏感慨地说,“只有远涉重洋,才会那么深刻地感受到祖国的命运和个人的命运紧紧相连,才能体会到祖国繁荣和强大的意义。”

2015年9月,圆满完成援非任务的郑鹏回到阔别已久的祖国和培育他多年的兖矿怀抱。他凯旋,但并没来得及“把酒言欢至醉眠”。

受严峻经济形势的影响,兖矿集团和兖矿集团总医院进入史无前例的特殊困难时期。受地方医院竞争压力、医保限额、济宁一卡通导致患者分流等因素影响,兖矿总医院压力重重。围绕发展愿景,兖矿事业发展公司提出“培育大健康产业”的目标,着眼做优做强总医院,构建临床、教学、科研一体化医疗体系,培育省级重点专科,完善“大综合、强专科”三级医疗服务体系,力争3年内打造四至五个省级重点专科,郑鹏被委以重任,出任总医院心脏中心重症监护室筹备主任。

郑鹏放弃了休归国长假,11月,前往北京阜外医院学习进修2个月,回来后,便全身心投入到筹建工作中。

“援非的那段不平凡经历,会成为我人生中最宝贵的财富。”郑鹏说,“我会将那段经历沉淀,汲取有用的东西,脚踏实地走好自己平凡的路。”

回国后,郑鹏将自己的QQ签名改为“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