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闻时讯>事业发展
     新闻聚焦
     煤炭产业
     东华公司
     事业发展
     煤化工
     电铝产业
     贵州能化
     未来能源
     榆林能化
     中垠地产
     东华建设
     东华重工
     驻外机构
事业发展
 
【最美天使】母晓莉:心脏重症监护室里的“惊心一刻”
2017-05-05

心脏重症监护室里的“惊心一刻”

——记总院心脏重症监护科护士长母晓莉

王艳芹 尤爱祥

心脏重症监护室。

这是一个对很多人来说既陌生又神秘的地方,蓝色的隔离衣、帽子、口罩、鞋套……即便医护人员走进它都要采取严格的防护措施,患者家属每天只能进入心脏重症监护室探视一次,探视时间不超过30分钟。

4月26日上午9时

记者在全副武装后,同总院心脏重症监护科护士长母晓莉一同步入全封闭的心脏重症监护病房。“急诊科一名患者刚刚转来!”监护科主任郑鹏压低嗓子对母晓莉说完,便急匆匆地走向5号病床。没有丝毫犹豫,母晓莉同其他护士一起默契紧张地投入抢救工作中。为患者插胃管、导尿、无创呼吸机辅助呼吸、心电监护、静脉输液、吸痰……十余道护理程序,忙碌而有序地进行,治疗车、急救药品、抢救设备等像变戏法一样,在母晓莉和她的“战友们”手中不停交接、传递……

置身这样的环境里,记者不由得感叹:心脏重症监护室,不是战场,胜似战场!

“8床患者突然出现气道痰液堵塞!”仿佛发令枪在密闭的房间里炸响,母晓莉和几位护士迅速加快步伐走过去,一位值班医生立即用纤支镜插入气道,另一位护士密切地关注着心电监护仪,母晓莉轻轻地用双手捧住病人的头部固定气管插管,一边轻声提醒着身边护士抢救步骤,一边帮助病人调整气管插管角度,配合值班医生实施治疗。经过近半个小时的紧张忙碌,病人险情排除了,母晓莉额头上沁出细细密密的汗珠,来不及分秒停歇,她又顺手拿起床头的危重患者护理记录单,大脑飞速地过滤1-8床的各个护理情况:“用药:遵医嘱按剂量按时……早7时体温37.8摄氏度……尿量1860毫升/24小时……”趁着母晓莉用速干手消毒剂洗手的间隙,记者问她,一天要洗多少次手?她回答说:每次护理患者前后各洗一次,一天 8小时下来,记不清了,通常上百次吧!

与其他普通病房不同,多数进入心脏重症监护科的危重患者都是命悬一线,没有清醒的意识,不能用语言或肢体表达想法,很多患者的病情前一分钟还正常,下一分钟各项生命体征就往下“掉”,病情变化很快。危重病人通常都用着呼吸机,身上插着多种管道,丧失了基本的行为和表达能力。有的患者呈植物状态,有的无自主呼吸,有的气管切开痰液随时喷溅、有的便秘无法排便……危重病人进了心脏重症监护室,病人的家属不能在身边陪护,只能依靠护士在床边日夜守护,危重病人的安危就取决于护士的眼和手。母晓莉每天在各种仪器和各个危重患者间来回穿梭,练就了步伐轻且快的“绝技”,连续几个小时没有坐下来歇息的功夫。除每小时要对患者的体温、血压、心率、呼吸等几十项病情变化进行记录外,她和护士们还要按时给患者洗脸、擦身、洗脚、梳头、喂饭,做好口腔、会阴、皮肤等日常护理。有时,病人的浓痰喷溅到脸上和衣服上,有的患者大便干结排不下来时,只能用手一点点地抠……

记不清经历了多少心脏重症监护室里的“惊心一刻”,更记不清,在非上班时间里,母晓莉经历过并正在经历着多少“惊心一刻”——她家里的电话和手机经常在半夜骤然响起,接下来便是披星戴月、争分夺秒,由此让人不得不感叹:一位女性要有多么强大的内心、多么精湛的技能,才能从容应对那些惊心时刻?!

自2014年12月医院开展心脏搭桥手术以来,母晓莉共参加了心脏搭桥手术患者的术后护理40余例,熟练掌握了心脏搭桥手术患者的术后观察及护理要点。在心脏重症监护室的护士们眼里,护士长是8小时上班,24小时在岗,是永不疲倦的“女铁人”,是大家业务上的“主心骨”。科室成立初期,护理人员少,危重病人多,母晓莉经常吃住在科室,有时三四天不回家,周末也不休息。夜里经常接到值班护士打来的“求助”电话:“护士长,又来了一名危重病人需要抢救,我们实在忙不过来,您赶快来医院吧!”“护士长,一个治疗量的血小板是多少毫升?”分不清在岗还是在家,母晓莉忙起来经常忘记喝水和吃饭,有时连续工作30多个小时,中间只休息三四个小时,有一次感冒发烧了一个星期,声音嘶哑,在科室人员紧张的情况下,护士的使命感驱使着她仍旧坚持在工作岗位上,守护着每一位危重患者的安全和健康。

从事临床护理22年的母晓莉已经在危重护理一线奋战了10年。在急难险重的心脏重症监护室病房里,她的脸上总是挂着恬淡的微笑,她说:“选择了医学,就是选择了被时间支配。”母晓莉用数十年如一日的辛劳和付出续写着后面一句话:选择了护士这个职业,就不言苦和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