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闻时讯>煤炭产业
     新闻聚焦
     煤炭产业
     东华公司
     事业发展
     煤化工
     电铝产业
     贵州能化
     未来能源
     榆林能化
     中垠地产
     东华建设
     东华重工
     驻外机构
煤炭产业
 
【兖矿人】许你,爱情最好的模样 ----济二矿痴心丈夫张全业照顾病妻34载侧记
互联网 2017-07-20

我望着那一张脸,虽被病魔摧毁了容颜,但是眼波温柔,爱意流动,那一刻,我分明看到了爱情最好的模样:因为你一直牵着我的手,给我无尽的勇气,陪我趟过这片漫漫苦海,陪我穿越重重障碍,最终迎来属于我们的岁月静好。

眼前的这一个老妇人,65岁的陈淑艳,因为长年患病面部五官已经变形,说话也含糊不清,但是提起她67岁的丈夫张全业时,她的眼睛突然变得明亮起来,“这么多年,多亏了他照顾我,嫁给他,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坐在她身边的张全业,对于老伴的夸赞付之淡然一笑,“我也没做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反正我就是觉得她既然跟了我,我就得照顾她一辈子。我们那个年代的夫妻,牵了手,就是一辈子。”

张全业是济二矿一名普通退休职工,老伴陈淑艳没有工作,是一名普通的家庭妇女。这对50后夫妻已经结婚40年。这期间,妻子陈淑艳病了34年,丈夫张全业便全心全意照顾了她34年。

1975年,25岁的张全业和23岁的陈淑艳经人介绍走到了一起。张全业踏实肯干。陈淑艳勤劳贤慧,婚后,两个人恩恩爱爱,从来没有红过脸,一双儿女的相继到来,更为这个家庭凭添了几分幸福。

然而。平淡幸福的生活没有延续太久。1983年,灾难突然而至。这一年,31岁的陈淑艳突然患上一种怪病,一只眼睛视力模糊,全身无力无法走动,连吃饭喝水都会呛咳。张全业带着妻子四处求医,最终在山东省齐鲁医院确诊为脱髓鞘多发性硬化症,这是一种极其罕见的内神经系统疾病,发病率仅为10万分之一,轻者肌体活动受限,生活不能完全自理,重者全身瘫痪。 突如其来的打击,犹如晴天霹雳,那一刻,张全业,懵了。

看着躺在床上泪眼婆娑的妻子,想着年幼的两个孩子,张全业咬着牙告诉自己:“一定要挺住,一定要把妻子照顾好,一定不能让孩子没有妈”这个信念支撑着33岁的张全业担起了生活的重担从此以后,张全业每天天不亮就起床,为妻子做一遍全身按摩,准备好一家的早饭,叫孩子们起床,伺候妻儿吃完早饭,他再匆匆地去上班。午休时间,他顾不上休息,准时回家照看妻子和孩子。晚上下班,他又不顾一天的疲倦,准备晚饭,照看孩子,为妻子煎药、按摩,陪妻子聊天。周末休班,他就带着妻子四处寻访中医做理疗。一周七天,张全业一日不得闲。

当时的张全业,在七十处机电科设备库电气实验室上班,家就安在设备库的单身宿舍,工作不忙的时候,照顾妻儿倒也方便。但是到了外出做实验的季节,张全业就犯了难。单位每年有三个月的时间需要到鲍店矿做实验,张全业就把早晨起床的时间提前到四点钟,把妻子和孩子照顾妥当。他再一路小跑赶到班车点坐车去鲍店。中午回不来,他就请同事帮忙在食堂打好饭送到妻子身边。晚上下班回到家,张全业又开始了一个人的各种忙活,每次等到他自己能在床上躺下来的时候。往往已是夜深人静时分。长期的劳累,让张全业在不到一年的时间瘦了十几斤。心疼丈夫的的陈淑艳主动提出回娘家养病,但是爱妻心切又体恤老人的张全业却宛然拒绝,“我一个大老爷们吃点苦不算什么,只要我能撑的住,就不麻烦老人,你什么都不要想,只管好好养病,其他的事都有我呢”。

在张全业的精心照顾下,妻子陈淑艳的病情渐渐出现了好转,从扶着墙才能走路到自己能做一些简单的家务,这让张全业喜出望外。但是,这对命运多舛的夫妻很快又迎来了新的难题。2000年。陈淑艳被发现患有子宫肌瘤,需要马上做手术,在做手术的时候又被发现患上了糖尿病。接二连三的打击让陈淑艳再也承受不住了,她哭着对丈夫说,“我混身是病,你这样吃苦受累地伺候我,到什么时候是个头,你别管我了,我不能连累你一辈子。”张全业一边陪着妻子积极地配合治疗,一边安慰妻子,“你看你又说傻话,咱俩不是说好了吗,我会照顾你一辈子,只要有我在,你就别想跑。”张全业的耐心和乐观,让多病的妻子又重新燃起了生活下去的希望。同时,对于妻子日常的用药和饮食,张全业变得更加的细心谨慎。他到处搜集降糖偏方,还为妻子制定了低糖食谱,每天晚饭后扶着妻子下楼走40分钟。在张全业对妻子“管住嘴 迈开腿”严格管理下,陈淑艳的血糖控制得很稳定,一直保持在4.8的水平。

2008年,陈淑艳在家里做饭时不慎摔倒,导致锁骨粉碎性骨折,前前后后做了三次手术,张全业每天在不耽误上班的同时,做饭、送饭,去医院陪妻子,忙得不可开交。不久,张全业的父亲病重,老人家患上了老年痴呆,不仅生活上完全不能自理,还经常吵闹不安。孝顺的张全业坚持将父亲接到了自己家里照顾。一边工作,一边照顾两个病人,张全业坦言,那的确是一段相当艰难的日子。好在后来有老乡到医院照顾妻子,才稍微缓解了张全业的压力。“这些年,多亏了我的老乡帮衬,他们对我都太好了。”对于自己的付出,张全业总是只字不提,对于别人的帮助他却时常挂在嘴边。

2009年,张全业从单位退休了。从那以后,他就变成了妻子的24小时贴身陪护,寸步不离。单位组织退休人员外出疗养,他都舍不得去。他说,这么多年了,他离不开妻子,谁替他照顾,他都不放心。

张全业对妻子的这一份深情,也让他的两个孩子感同身受。有人说,“最好的家庭教育就是父母相爱”。张全业的两个孩子不仅从小就特别省心特别懂事,长大成人后还都特别孝顺。不管是父亲节、母亲节,还是父母的生日,两个孩子都争着送礼物,双休日都抢着回家照顾母亲。“家里的电视是儿子买的,洗衣机是闺女买的,我和老伴身上穿的衣服也是两个孩子给置办的”。说起两个贴心的孩子,张全业一脸知足。而妻子陈淑艳却说,她最大的知足便是有一个疼爱自己的老伴,一直陪伴她走到今天。

一个痴心的男人,一个幸运的女人。这一份执著的坚守,含辛茹苦34年。34年,有多少日子就有多少沟坎,命运百般挤兑,他总是咬紧牙关。34年,哪一年不是365天,他是她的臂膀,他做她的拐杖,他们的四口之家是世界上最温暖的宫殿,重病的她是那幸福的女王。 34年,春去春回的接力,不离不弃的深情,这一场爱的马拉松,以爱情最好的模样行进,还在继续,没有终点。(刘文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