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安处是故乡
2016-07-20

    7月9日来到兖矿安顿好后的第二天,我们一行人乘车去了孟府孟庙。来到亚圣故里,这里是不可不看的。

    在跨过棂星门进入院落后,吸引了我的注意的是那一排排高耸雄伟的古树。俗话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而孟庙中的这些桧树、柏树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了。枝节盘错,有做伏龙翔天状,有做灵龟攀缘状。苍苍者,大自然之鬼斧神工也。

    谈到鬼斧神工这个成语,它的出处还是新闻中心的老师告诉我们的。春秋时期的乐师梓庆用木头削雕成一个鐻,形象逼真,活灵活现,见到它的人都特别惊奇,不相信这是人工做出来的,好像出于鬼神之手。他用的木料就是梓树的枝干。而孟庙中也有一棵梓树。初见到这棵树我并没有认出来它是什么品种,岁月在这棵树上留下了太深的痕迹。这棵树的身体好似被撕开只剩下了一半,即便是剩下的一半也已开裂,表面布满了青苔,好似一截朽木。然而这截“朽木”仍在抽着新枝。

    看到孟庙中这棵饱经沧桑却仍焕发青春的梓树,我想起了《诗经-小雅-小牟》里的一句话:“维桑与梓,必恭敬止。桑梓之地,父母之邦”。在汉语中,“桑梓”经常被用来代指故乡。如在《儒林外史》中提到“世先生同在乡桑梓”。这本书作者名字就叫吴敬梓。他是我的同乡,这难免会勾起我的思乡之情。因为放假后就直接来到了兖矿,已经有很久没有回去了。然而,来到兖矿后,这里的老师们都让我意外地平易近人,对我们也是殊为照顾无论是在网站、电视台还是报社,各位老师都对我们进行了悉心指导,对我们的实习任务也十分配合。这自然让我们觉得感激的同时平添了一份安心,对邹城、对兖矿也有了一份归属感。无疑又冲淡了我的思乡之情大概就是“我心安处即是故乡”的意思吧。

    提到邹城,知道的人都会说是孟子故里。而与我而言,它又多了一个标签——兖矿所在地,我待过的地方。衷心地希望兖矿集团、兖矿集团新闻中心越办越好。